六日小说 > 都市言情 > 大唐第一神童 > 第27章 真凶是你!

第27章 真凶是你!(1 / 1)

第27章 真凶是你!

这条汉子,见到了人多之处,忽然奋力挣扎起来。

脸色红涨,头上青筋根根暴起,指着为首的差役,大声吼道:“狗贼,都是你陷害我!”

“你杀了人,却栽赃于我,你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听到这汉子大喊大叫,为首的差役,不由变了脸色。

他抽出腰间长刀,回转刀背,对着那汉子腿弯狠狠砸去。

那汉子吃痛,不由单膝跪倒在地上。

那为首的差役,又没头没脸的在汉子背上猛砸几下。

直砸的那汉子连连痛呼,嘴角咳出血来。

见制服了那汉子,为首差役说道:“把他嘴给老子堵上,省得他胡言乱语。”

“是,头儿。”

另一个差役,掏出一块脏布,死命塞进那汉子嘴里。

两人便要押着那汉子离开。

就在此时,程处亮却是按捺不住地站出来,堵住这一行人去路,大声说道:

“且慢,你这差役,是不是真的诬陷好人?你让他说个清楚再走!”

程处亮身边,苏浩然满脸呆滞。

程处亮这家伙,这么莽的吗?

只是听到罪犯喊冤,他就敢把人拦下来?还让人家说清楚再走?

也就仗着他爹是国公,要不然的话,怕早就被人家给打死了啊。

被人拦住之后,那个为首差役不由勃然大怒。

当即就要发作。

不过,在瞥了程处亮的衣着打扮之后,却又强自忍耐下来。

这里可是长安城啊。

在长安城中,勋贵遍地走,小官不如狗。

说不定这少年,就是皇亲国戚或者是勋贵之后。

一旦招惹到他惹不起的人,到时候,他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里,为首差役,不由赔笑道:“这位郎君说笑了,这个歹毒,穷凶极恶。实是杀了人,不甘心,这才叫嚷是小人诬陷了他。”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今日午时,我带着小六子在街上巡逻。”

“路过张屠夫家的时候,突然听到他家娘子大喊救命。还是小六子先听到的,不信的话,你们可以问小六子。”

小六子在旁边点头说道:“是的,当时张屠夫的娘子大声喊救命。”

“我们头就说,有人杀了张屠夫,意图轻薄张屠夫的娘子,快冲进去救人,捉拿凶手!”

“我们的头率先冲进张屠夫家里,并且一刀制服了歹徒。”

“然后我们发现,张屠夫已经倒在血泊之中,血液都已经凝固了。”

“张屠夫的娘子失声痛哭,她说,这个歹徒冲入他家里,试图轻薄于她,恰好被她丈夫碰到。”

“然后这个歹徒,就杀了他丈夫,试图轻薄于她。她大喊救命,就在这时候,恰好我们经过,抓住了这个歹徒。”

“这个歹徒手里拿着伤人的刀,身上满是血迹,人证物证确凿无疑。”

“我们是朝廷差役,怎么会做诬陷良民,贪赃枉法的事情呢?”

听完这两个差役的叙述,众人都觉得,的确是证据确凿。

程处亮满脸羞愧,默默地让出道来。

被抓的汉子,则是满脸绝望。

而就在此时,苏浩然却是伸手说道:“且慢!”

“小六子,我问你,你说你只听到了张屠夫娘子大声喊救命,并不曾喊别的?”

小六子说道:“不错,我只听到她不停的喊救命,并不曾喊别的。”

苏浩然又问道:“这么说来,这个歹徒从杀人到被你们撞破,并没用多长时间?”

小六子说道:“自然是不用多长时间的,前后也就一刻钟的时间。”

苏浩然再次问道:“死者的血液,已经凝固?”

小六子点头说道:“是的。”

听到这里,苏浩然不由说道:“如此说来,被你们抓住的凶手,的确是被冤枉的。”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真正的凶手,正是你们的头!”

听到这里,众人皆惊。

差役头目忍不住勃然变色说道:“小童,饭可以多吃,话可不能乱说。”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再胡言乱语,小心我抓你去吃牢饭!”

差役头目,恶狠狠地看向苏浩然。

差役,平日就横行霸道惯了。

这副凶神恶煞的嘴脸,普通百姓见了,先就要被吓掉半条命去。

不料,苏浩然身边的程处亮他们,可不吃这一套。

程处亮见这差役居然敢吓唬他们的老大,不由上去就是一脚,直接将那差役踹倒在地上。

然后伸出胡萝卜粗细的手指头,指着那个差役头目的脑门说道:“大胆!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可是长乐公主之子,当今圣上亲封的兴国公!更是我大唐第一神童!”

“他说凶手是冤枉的,那就一定是被冤枉的!他说你是真正的凶手,你就一定是真正的凶手!”

本来,从程处亮拦住两个差役,周围就迅速围过来一群吃瓜观众。

即便是在长安城,即便是在娱乐中心的平康坊,也很少能吃到这种大瓜。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围堵过来的吃瓜观众,就越来越多。

到现在,半条平康坊,已经被围堵的水泄不通。

而当程处亮亮出苏浩然的身份来之后,周围围观的吃瓜观众,顿时爆发出一阵惊呼声。

现在,神童苏浩然的名头,在整座长安城里,都是大名鼎鼎,可说是家喻户晓。

神童的故事,下从三岁孩童,上到八十老翁,那个不能说出几件出来?

神童故事,还在被他们津津乐道。

没想到,今日就在这里,居然就碰到神童了,活的。

这让这些吃瓜观众,如何不兴奋呢?

并且,这神童真的是太厉害了。

他们在听完那两个差役的叙述之后,完全没听出哪里不对来。

而人家神童,在听完之后,马上就判断出,那个被抓的凶手是被冤枉的。

真正的凶手,是那个差役。

虽然他们不知道神童是如何判断出来的,但是总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苏浩然看了程处亮一眼说道:“程处亮,我们没有断案的权利。”

“不过,我会将这个案件的漏洞,如实告之衙门……”

苏浩然话音未落,只见一个高大威严的老人缓步走了过来。

这个老人对苏浩然说道:“我乃吏部尚书高士廉,这个案件,我允许神童当街审理。不知神童可敢接否?”

(本章完)

最新小说: 陈浩章梅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叶军浪苏红袖 全民牧场:开局我养了巨龙 乔梁叶心仪 王欢林静佳 校花空姐的秘密 娘亲害我守祭坛 帝少的私宠鲜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