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越9级?太离谱了吧(1 / 1)

训导办公室内,训导员王文成让姜离和乔欣告诉他各自的班级,然后就让两人分别到隔壁的两间禁闭室去面壁思过。

不多时,姜离的班主任徐晓清就火急火燎地赶到了训导办公室。

“徐老师,这个姜离确定是你们班的学生吧?”王文成问道,很显然他依然难以相信姜离竟是一个文科班的学生。

“没错。”徐晓清肯定了之后,立即担忧地询问道:“没错,王老师您方才在电话里说姜离跟武科生起冲突,他没受伤吧?”

“受伤?怎么会?我收到学生汇报赶到现场的时候,你这个叫姜离的学生正与武科生打的热闹。”

“没受伤就好。”徐晓清松了口气,随即又疑惑道,“王老师,您说姜离是与武科生相斗,而不是单方面挨揍?”

王文成点头,“虽然一到就立即制止了他们,但两人你来我往地情景还是看得一清二楚,你这个叫姜离的学生不仅没挨揍,而且丝毫不落下风。”

“真的假的?”徐晓清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一个只有3级炼气士的文科生能够与平均等级在15级的武科生相斗,而且还不落下风,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啊。

王文成没好气道:“徐老师,我还能骗你不成。”

“不,王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以我对姜离的了解,他绝不可能打得过武科生的,他只是3级炼气士啊,上周的时候我还建议他回去跟家里人商量利用灵气丹将等级堆到6级,如此才能够参加高考,毕竟姜离的文科成绩在文科班中一直都是名列前茅,我不愿他因为炼气等级而散失了参加考高的机会。”

徐晓清说完,便轮到王文成惊讶了。

王文成起初虽然很难相信姜离是一个文科生,但在徐晓清确认后,虽然无法理解为何一个拥有能够与武科生相斗实力的学生会去文科班,但学校历史上虽然少却也不是没有过那种拥有武科生实力的文科生,可是万万料不到,姜离只是3级炼气士,这就离谱了。

“徐老师,姜离才炼气3级?不可能吧?最差的武科生都至少有10级以上的炼气等级,而且据我所知刚才与姜离私斗的那个武科生还是今年武科高考的状元苗子,是一名17级炼气士啊。”

“啊?”徐晓清也愣住了。

王文成摆了摆手,道:“我还是把姜离叫过来问清楚吧。”

说着,他就去禁闭室中把姜离带到训导办公室。

徐晓清看到姜离,下意识还是询问道:“姜离,你没事吧?”作为姜离的班主任,因为姜离平日里表现和文科成绩,她是打心里喜欢这个学生。

姜离也知道徐晓清关心自己,连忙道:“我没事,很抱歉,让您担心了。”

确定姜离没事后,徐晓清把他拉到面前,问道:“快跟我说说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跟武科生私斗起来?还有你……你是如何做到的?”

对此,姜离早已料到,于是道:“徐老师,关于私斗的事情,是一场误会,我待会儿跟您解释,然后是另外一件事,我今天来学校是想跟您申请转报武科高考,同时也申请在武科高考前居家自行修炼。”

徐晓清一愣,“你、你要转报武科高考?”

“嗯,徐老师我现在已经是10级炼气士了。”

一旁的王文成听了,下意识长出一口气,就说嘛,一个3级炼气士再怎样怎么可能与17级炼气士平分秋色……只是他刚想到这里,却又感觉不对劲,忍不住道:“这位同学,你说你几级来着?”

“10级。”

“不可能吧?你才10级,而刚才与你私斗的乔欣可是17级,你……你……没道理啊。”王文成实在难以置信,越级挑战他并非不是没见过,在学校里执教多年的他,几乎每年都有一些优秀的武科生能够越级挑战,但这些武科生即使越级挑战,最多一般也就两级到三级这样,而学校历史上也曾出现过能够越五级挑战的学生,但那都是凤毛麟角。

而且王文成又想到乔欣作为武科班的状元种子,其本身理论上就具备越级挑战的本事。因为10级、20级、30级……是一个门槛,所以乔欣虽然很难做到越3级挑战20级,但至少也能够做到越2级挑战19级,而姜离不过10级却能够与乔欣平分秋色,那岂不是说姜离有着越9级挑战的能力,这……这太离谱了。

与王文成不同,徐晓清作为文科老师,此时听到姜离还只是10级炼气士,下意识就想到武科高考的门槛,至少要15级炼气士才能够参加,于是道:“姜离,我想你大概是使用灵气丹让自己两天时间就提升至10级,但武科高考的门槛是15级炼气士,你如何在一个月内达到15级?还是说你打算继续使用灵气丹,且不论二阶灵气丹价格极其高昂,就算你利用二阶灵气丹将等级提升至15级,但是武科高考除了这个基本门槛以外,还有其他考试,你一个月内如何做到?”

对于徐晓清的这个询问,姜离自然没法做到如实相告,只能说道:“徐老师,您放心吧,在我做出这个决定之前就已经有了万全的把握,而且我爸妈也已经同意了。”

“这……如果说你爸妈都同意了,那我也无话可说了,但是姜离我知道你的过去,也很明白你想成为武科生的心情,可如果事不可为,却偏要做,那到头来只会是一场空,而你在文科的学习上,我相信只要你达到了参加文科高考的基本条件,那文科高考对你而言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甚至都想过你有机会考上水木大学或者帝都大学。”

“徐老师,我知道您关心我,也知道您一直以来对我寄予厚望,只是我想搏一次,您说了,您知道我的过去,所以我无论如何也要实现我儿时的梦想。”

看着姜离如此坚决,徐晓清叹了口气,道:“好吧,老师尊重你的选择。”

这边师生两人说完,王文成终于有机会插嘴了,他依然还在纠结着姜离才10级的事情,因此再次问道:“姜离同学,你确定你才10级?”

姜离还未来得及说,徐晓清先说了,“王老师,您这是干嘛呢?姜离都已经一再确定自己是10级了,您还不依不饶做什么?”

“呃,不是……徐老师,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懂10级炼气士与17级炼气士相斗平分秋色是什么概念。”

徐晓清直接打断王文成的话,道:“王老师,我确实不懂,但咱们现在先不说这个,先处理一下姜离和那位武科生私斗的问题吧。”

“好吧。”王文成虽然很难受,但也没办法,毕竟处理这个问题才是他的本职工作,于是他说道,“徐老师,你也知道按照咱们校规,学生之间私斗至少是记大过的处分,只是鉴于姜离和乔欣都即将参加高考,所以在这个处分上面我们训导处会更尊重你们班主任的意思。”

“嗯,我知道,所以我的意思是让姜离下不为例,我很了解他的为人,而且他刚才也说了这其中有误会,最重要的是两个孩子也都没有受伤,所以我希望训导处这边可以给他一次机会。”徐晓清道。

徐晓清这么说,王文成自然也就不好反驳,于是道:“行吧,不过若是下次再犯,可就从严处理了。”

徐晓清瞧向姜离,后者立即保证,“王老师,您放心吧,绝对下不为例。”

“嗯。”王文成点点头,然后看着姜离似乎还想再深挖10级挑战17级的事情,不过徐晓清显然不会给他机会,直接带着姜离离开了训导办公室。

这边,姜离被徐晓清带走后,另一边乔欣的武科班班主任也终于姗姗来迟。

最新小说: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第一神童 刘宋汉阙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娘亲害我守祭坛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