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沉浸式人生模拟(1 / 1)

特殊剧情?

姜离有些疑惑,会是什么样的特殊剧情呢?

经过他这么多年的努力表现,姜离相信自己在张三丰心目中的形象地位已经不可动摇了,所以降低评价他并不在意,他比较在意剧情。

如果不影响剧情,那周芷若未来势必还会如原著一样黑化,而如果自己将她留下来,周芷若自然就不会成为峨眉派继承人,也就不会有后来的黑化。

所以从结果来看,若是想要攻略周芷若,那最好的选择自然就是改变剧情。

姜离之所以还在迟疑,主要是因为自己的那个坑爹的固定天赋【舔狗】,把周芷若留在身边不会有影响吧?

毕竟在他的原计划中是不见周芷若,以此来避免自己会被天赋影响。

可现在出现的选项中,竟然有特殊剧情的存在,很显然这种特殊剧情绝对不一般。

经过一番纠结挣扎后,姜离最终选择了c,他想看看会有什么特殊剧情,反正如今他的实力虽然比不上张三丰,也还比不上后面巅峰的张无忌,但放在现在的江湖上已经是当世一流了,可以说是无所畏惧。

在姜离做出选择后,人生模拟继续——

【第二十年:……对于张三丰提议将周芷若送去峨眉派,但可以与你订立婚约的事情,你选择了拒绝,并表示想在山下置办房产,然后由自己独自照顾周芷若。

对于你提出的这种请求,张三丰心里有些不满,但还是答应了下来。不过,他也与你约法三章,第一必须妥善照顾周芷若,不得胡来;第二不得将武当派的武学传授给周芷若;第三在《纯阳无极功》大成之前,你不得破身。

此后,你便在武当山下的小镇中置办了房产,带着周芷若过上了看似兄妹、又好似父女的养成生活。】

【第二十一年:经过你一年的悉心照料,周芷若越发出落的漂亮, 原本就是个十足美人胚子的她, 在营养充足的情况下, 相比其去年有了‘很大’的变化。而这一年中,你根据《武当九阳功》和《纯阳无极功》创造出了一部《无极九阳功》,虽然这部内功才初创, 但已然是一部上乘的内功心法,你将这部《无极九阳功》传给了周芷若, 并教授她华山剑法、独孤九剑、五岳神剑、摧心掌等, 吸星大法和融功你暂时还未传授给她, 因为吸星大法终究是一部损人利己的武学,你打算待确定周芷若的人品之后再考虑是否传授给她。而也是在这一年, 你发现固定天赋“舔狗”对你的影响似乎稍弱了一些。

江湖传言,峨眉派灭绝师太亲手击杀了徒弟纪晓芙。】

【第二十二年:由于“舔狗”的固定天赋,你非常享受与周芷若一起的生活, 似乎渐渐地都开始淡忘了你原本的计划。】

【第二十三年:你和周芷若生活的很愉快, 这年周芷若已经13岁了, 或许是因为习武的原因, 她比同龄人看起来更大,不过你还谨记着与张三丰订下的约法三章, 而事实上即使没有约法三章,你也不会胡来的,毕竟你身体里住的是现代人的灵魂, 时刻警醒自己“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江湖传言, 鞑子皇帝任用番僧,朝政紊乱, 又命贾鲁开掘黄河,劳民伤财, 弄得天怒人怨。贾鲁大人拉夫掘黄河,挖出一个独眼石人,那石人背上刻有两行字道,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紧接着,天下各地纷纷起义反元。】

【第二十四年:周芷若在你的照顾下俨然出落成亭亭玉立的漂亮姑娘,你时常看着周芷若会忍不住想到她若是穿上jk会是怎样的别样风景,除此之外,你偶尔还会想起一个名为‘gui父’的奇怪名词。】

【第二十五年:周芷若的资质不凡,又有你精心教导,已然拥有不俗的实力了。于是你决定带她出去历练历练,如此也能够增进她的自身见识。】

【第二十六年:一年的历练,年仅16岁的周芷若成熟了不少,同时因其貌美如天仙,甚至在江湖中闯下了名号“无暇仙子”。】

【第二十七年:正在江湖中历练的你和周芷若收到消息称江湖六大门派准备前往光明顶围剿明教,你的父亲宋远桥也飞鸽传书给你,让你返回武当山一同前往光明顶参战。

你心想若是与大部队一同行动的话,多有不便,于是告诉父亲你自己带着周芷若行动,届时在光明顶汇合。

之后你带着周芷若前往光明顶,你知道练成《九阳神功》的张无忌就要在光明顶大放异彩了,而光明顶之战也是你原计划中的关键。

当然,事实上因为你改变了周芷若的命运轨迹,你现在已经基本改变宋青书的命运。不过,你为了稳妥,光明顶之行, 你势在必行。

由于你不想过早参与六大派与明教的大战中, 所以你并不急于赶路。

待你来到光明顶时,恰逢六大派与明教最终决战,你暂停了快速人生模拟。

——沉浸式人生模拟中——

姜离眼前一花,便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片广场之上, 自己一身青色道袍站在一名看起来冲淡谦和、恂恂儒雅的中年道人身后,他知道这中年道人便是宋青书的父亲宋远桥。

在他的左手边则是身穿葱绿衣衫的女子,只见她清丽秀雅,容色极美,约莫十七八岁年纪,却正是跟随他的周芷若。

虽说在快速模拟中,他也能够感受到周芷若的美貌,但远不如这种沉浸式人生模拟来的直观。

难怪原著剧情中的宋青书会成为舔狗,这样的女子,男人见了或许不会成为舔狗,但一定会为其所倾倒。

与此同时,他心里难以控制地涌起爱慕之情,他知道这时“舔狗”天赋发挥的作用,不过由于他对周芷若的改变,这种天赋影响弱了许多。

“白眉老儿,快认输罢,你怎能是武当张四侠的对手?”耳边传来一道语声,姜离这时也适应了这种沉浸式人生模拟,转头瞧去,只见广场中心正有两人在拼斗。

相斗双方都是空手,但掌风呼呼,威力远及数丈,显然二人都是一流高手。

此时适应了这种沉浸式人生模拟的姜离自然知道怎么回事,六大派与明教各派高手一对一的决斗,而正在相斗的两人一个是他的四师叔张松溪,另一个则是明教的白眉鹰王殷天正。

这时两人身形转动,越打越快,突然间四掌相交,立时胶住不动,只在一瞬之间,便自奇速的跃动转为全然静止,旁观众人忍不住轰天叫了一声:“好!”

熟知原著剧情的姜离知道,这个时候张无忌和小昭定然已经从明教的密道中出来,应该差不多也到了广场这边了,于是四下环顾,只可惜广场上人太多了,一时间根本找不到人。

“公子,你瞧什么呢?”身旁的周芷若见姜离突然四顾,便忍不住问道,自从姜离(宋青书)将她留在身边之后,她这些年一直都以姜离的丫鬟自居,即使姜离让她无须如此,还传授她武功,但她依旧坚持。

“没事。”姜离回道,心想反正待会儿就会见到,也不急于这一时,于是将目光重新放在了场内的战斗。

此时只见场中两人犹似两尊石像,连头发和衣角也无丝毫飘拂。殷天正神威凛凛,双目炯炯,如电闪动。张松溪却是谨守武当心法中“以逸待劳、以静制动”的要旨,严密守卫。

很显然,张松溪知道殷天正比自己大了二十多岁,内力修为是深了二十余年,不过他也不惧,内力不如对方,可自己正当壮年,长力充沛,对方年纪衰迈,时刻一久,便有取胜之机。

只是张松溪不知道殷天正实是武林中一位不世出的奇人,年纪虽大,精力丝毫不逊于少年,内力如潮,有如一个浪头又是一个浪头般连绵不绝,从双掌上向张松溪撞击过去。

姜离看着两人这般对峙,已然猜到张松溪的想法,但他与张松溪不同,他却是能够瞧出殷天正的不凡,心知自己的这个四师叔要输了。

果然,只听殷天正和张松溪齐声大喝,四掌发力,各自退出了六七步。

张松溪道:“殷老前辈神功卓绝,佩服佩服!”

殷天正声若洪钟,说道:“张兄的内家修为超凡入圣,老夫自愧不如。阁下是小婿同门师兄,难道今日定然非分胜负不可吗?”

张松溪却也光明磊落,拱手道:“晚辈适才多退一步,已输了半招。”躬身一揖,神定气闲的退了下去。

只是张松溪刚返回武当派阵营,莫声谷就跳了出来,指着殷天正怒道:“殷老儿,你不提我张五哥,那也罢了!今日提起,叫人好生恼恨。我俞三哥、张五哥两人,全是伤折在你天鹰教手中,此仇不报,我莫声谷枉居‘武当七侠’之名。”说着,呛啷啷一声,长剑出鞘,太阳照耀下剑光闪闪,摆了一招“万岳朝宗”的姿式。这是武当子弟和长辈动手过招时的起手式,莫声谷虽然怒气勃勃,但此时早已是武林中极有身分的高手,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举一动自不能失了礼数。

殷天正叹了口气,脸上闪过一阵黯然之色,缓缓道:“老夫自小女死后,不愿再动刀剑。但若和武当诸侠空手过招,却又未免托大不敬。”说完,指着一个手执铁棍的明教教徒道:“借你的铁棍一用。”

那明教教徒双手横捧齐眉镔铁棍,走到殷天正身前,恭恭敬敬的躬身呈上。殷天正接过铁棍,双手一拗,拍的一声,那铁棍登时断为两截。

不少观战之人均不住吃惊,显然没想到殷天正久战之后,仍具如此惊人神力。

眼见如此,莫声谷深吸一口气,长剑一起,使一招“百鸟朝凤”,但见剑尖乱颤,霎时间便如化为数十个剑尖,罩住对手中盘,这一招虽然厉害,但仍是彬彬有礼的剑法。

殷天正左手断棍一封,说道:“莫七侠不必客气。”

紧接着,右手断棍便斜砸过去。

片刻间,两人便过了数招。

数招一过,旁观众人群情耸动,但见莫声谷剑走轻灵,光闪如虹,吞吐开阖之际,又飘逸,又凝重,端的是名家风范。殷天正的两根断铁棍本已笨重,招数更是呆滞,东打一棍,西砸一棍,当真不成章法,但有识之士见了,却知他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实已臻武学中的极高境界。他脚步移动也极缓慢,莫声谷却纵高伏低、东奔西闪,只在一盏茶时分,已接连攻出六十余招凌厉无伦的杀招。

再斗数十合后,莫声谷的剑招越来越快。可是不论他如何腾挪劈刺,总是攻不进殷天正两根铁棍所严守的门户之内。

莫声谷心想:“这老儿连败华山、少林三名高手,又和四哥对耗内力,我已是跟他相斗的第五人,早就占了不少便宜,若再不胜,师门颜面何存?”猛地里一声清啸,剑法忽变,那柄长剑竟似成了一条软带,轻柔曲折,飘忽不定,正是武当派的七十二招“绕指柔剑”。

旁观众人看到第十二三招时,忍不住齐声叫起好来。这时殷天正已不能守拙驭巧,身形游走,也展开轻功,跟他以快打快。突然间莫声谷长剑破空,疾刺殷天正胸膛,剑到中途,剑尖微颤,竟然弯了过去,斜刺他右肩。这路绕指柔剑全仗以浑厚内力逼弯剑刃,使剑招闪烁无常,敌人难以挡架。殷天正从未见过这等剑法,急忙沉肩相避,不料铮的一声轻响,那剑反弹过来,直刺入他的左手上臂。殷天正右臂一伸,不知如何,竟陡然间长了半尺,在莫声谷手腕上一拂,挟手将他长剑夺过,左手已按住他肩贞穴。白眉鹰王的鹰爪擒拿手乃百余年来武林中一绝,当世无双无对。莫声谷肩头落入他的掌心,他五指只须运劲一捏,莫声谷的肩头非碎成片片、终身残废不可。

宋远桥、张松溪、殷梨亭等武当众人大惊,唯有将有很是淡定,知道殷天正绝不会伤莫声谷。

果然,殷天正叹了口气,说道:“一之为甚,其可再乎?”

言罢,放开了手,右手一缩,拔出长剑,左臂上伤口鲜血如泉涌出。他向长剑凝视半晌,说道:“老夫纵横半生,从未在招数上输过一招半式。好张三丰,好张真人!”他称赞张三丰,那是钦佩他手创的七十二招绕指柔剑神妙难测,自己竟然挡架不了。

莫声谷呆在原地,自己虽然先赢一招,但对方终究是有意的不下杀手,没损伤自己,怔了片刻,便道:“多蒙前辈手下留情。”殷天正一言不发,将长剑交还给他。莫声谷精研剑法,但到头来手中兵刃竟给对方夺去,心下羞愧难当,也不接剑,便即退下。

这时,宋远桥从怀中取出金创药和纱布便要上前,姜离知道他这是要去给殷天正包扎伤口,于是主动上前,“爹,我来吧。”

宋远桥点点头,姜离接过金创药和纱布,来到殷天正面前,“前辈,晚辈来替你包扎伤口吧。”

殷天正微微点头,然后在姜离给他包扎伤口的时候,道:“你便是武当派的青年翘楚宋青书吧?”

“正是晚辈。”

“不错,果然仪表不凡,难怪江湖均称玉面孟尝。”

“呵呵,那是江湖同道谬赞了。”姜离自谦道。

在姜离给殷天正包裹好伤口之后,宋远桥从后面走上来,对殷天正道:“殷老前辈,接下来便由宋某来领教您的高招吧。”

可就在这时,人群中一声大叫传来,“宋大……宋大侠,用车轮战打他老人家,这不公平!”

听到这话,姜离微微一愣,随即就知道,主角张无忌要登场了。

最新小说: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 大唐第一神童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