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时光匆匆(11)(1 / 1)

当然,哪怕是在这怪异算不上怪异的试炼空间内,旅馆下方那正在向上方缓慢蔓延的橘红色阴冷火焰,依然是不同寻常的东西。

既然这里是一处半隔绝的,靠近鸟不拉屎的雪山的村子,那么那恐怖的怨气量是从哪里来的?

这是个迷。

王植有能力解谜,但是却不怎么想去解谜。

菲雅, 辉侯,梁靖三人,现在还不知道,自然谈不上去解谜。

但是以他们的能力,迟早会发现。

现在他们之所以看不到那橘红色的火焰,主要是开精神视野, 太过于消耗精神力(相对于他们而言),所以除非是特殊情况, 他们是不开精神视野的。

这就好像一个普通人,没必要的情况下,是不会去隔壁小卖部都用百米冲刺的速度的。

至于其他人?

道格拉四人组,现在已经快成为纯吃瓜群冢了,他们已经提前出局了,之所以还留在这里,纯粹是因为现在还出不去。

剩余的卡列尼……嗯……她现在正在跟村长下棋。

因为,她机缘巧合,接了一个隐藏任务。

所以,目前她是不可能出场了。

话题转回来。

梁靖发现了旅馆老板娘的秘密,正打算回去向菲雅汇报,同时商量对策,他突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一个全身笼罩在阴影中的高大人影。

嗯?!

梁靖微微一惊,被发现了?!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老板娘的房子,那边没有动静。

新的敌人?

还是说,这村子, 晚上不平静?

梁靖心中一瞬间冒出好几个念头。

而这时候, 那高大的人影,也靠近了梁靖。

梁靖戒备着,随时准备出手,或者防守。

因为不清楚对面是什么,所以他不敢贸然出手,现在防守反击才是最佳策略。

当高大人影靠近大约十米时,梁靖眉头微微一皱,他闻到了一阵明显的酒气与烟气混杂的难闻气味。

而这气味,正是从对面那全身笼罩在诡异的阴影中,只能够看出人形的高大身影身上飘来的。

梁靖心中惊疑,但是却没有更多动作,他依然在戒备着。

然后,戒备着戒备着,全身笼罩在阴影中的高大身影,和他错身而过了。

这,这……梁靖回头看了一眼全身笼罩在诡异阴影中的高大身影,这是个过路的?!

梁靖不能理解。

不过他也算是松了口气,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他自始至终没有看出来,它没有攻击他,是件好事儿。

随后,梁靖整理了一下情绪,终身一跃,离开了藏身之地,向着旅馆的方向滑翔而去。

梁靖刚刚离开,旅馆老板娘所在的屋子内,突然探出了一双橘红色的眼睛。

这双眼睛的颜色,和此刻正在旅馆下方向上蔓延的火焰的颜色,一模一样。

它看着梁靖离开的方向,微微闪烁了几下,最终归于熄灭。

随后,伴随着轻微的枝丫一声,窗户被打开。

下一刻,那全身笼罩在诡异的阴影中的高大身影,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影子一般,从窗户的缝隙里,钻进了房子。

窗户关闭,房子似乎晃动了一下,随后归于平静。

……

……

一夜,很快过去。

这一夜,不平静,但是也出奇的平静。

说它不平静,是因为不光是辉侯,连赶回来的梁靖,也陷入了橘红色火焰营造的幻觉中,最后在天快亮时,才依靠菲雅的帮助脱离。

值得一提的是,被幻觉控制了一夜,无论是辉侯,还是梁靖,居然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是精神疲惫了一丝而已。

这一丝,大约相当于熬夜。

只是,以他们现在的精神力数量与质量,区区熬夜,早已经不能够真正损伤他们的精神了。

所以,只是一丝。

也就是说,这是虚惊一场?

貌似是。

但是,无论是辉侯,还是梁靖,还是菲雅,却都不这样认为。

他们认为,他们是受到了某种伤害,只是这种伤害,可能是累加的,所以现在不明显。

于是,他们开始考虑是否还继续在旅馆探查。

毕竟,旅馆虽然可疑,但是非要探查了一晚上,都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所以,还有必要继续探查下去吗?

特别是冒着某种未知的风险的情况下,似乎已经没有必要继续探查下去了。

除非,他们只白天探查,而晚上离开旅馆。

只是,白天老板娘在,他们怎么明目张胆的探查旅馆?

打倒老板娘?

这个他们当然想过,也讨论过,结果就是,这个计划不可行。

之前“善良”的杜兰特事件和威严的治安官事件,他们虽然没有经历,但是从他们获取的情报来看,这个村子,蕴含着某种怪异的法则。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不能够在这村子里对村民们使用暴力。

不然的话,结局一定不美好。

最终,经过反复讨论,三人定下来了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那就是找到王植,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和他一路,将他当做挡箭牌!

因为,虽然昨晚上菲雅始终没有找到王植,但是她却深信,王植没有陷入辉侯二人陷入的幻觉中。

也就是说,要么王植看穿了这旅馆的诡异,从而选择了刻意避开。

要么,他实力强绝,正面硬钢了这旅馆的诡异,而且,没有受伤。

他们怎么知道王植没有受伤的呢?

这一点,当时从刚刚吃饭的时候,碰见王植后,留心观察得到的结论。

当然,想拿王植当盾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三人经过商议,制定了一分严谨无比,堪称阳谋的计划。

不平静的说完,剩下的自然是平静的部分。

哪里平静了呢?

不是王植这边。

而是,整个村子,昨晚上,除了旅馆这边有诡异的橘红色阴冷火焰外,其他地方,一片祥和。

虽然王植分明看到,在这祥和之下,是多么深沉的黑暗。

但是,那份黑暗,却没有一丝翻滚,它平静的铺在村子的每一个角落,宛如地板砖。

黑暗平稳,自然无事发生,无事发生,可不就是平静吗?

于是,在发现了这一点后,王植就回房间睡觉了。

一直坐着屋顶上,露水有点儿重呢,而且也硌的慌。

屋顶的瓦片,可一点儿都不柔软。

最新小说: 大唐第一神童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刘宋汉阙